环球交叉点]用线缝住了他们的嘴巴?!

2019-01-28 14:38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他们守着从叙利亚背来的所有家当——几只黑色的塑料袋,和所有准备离开的人一样,在路边排好队,焦急地等待者难民偷渡贩给他们发来出发的信号。几分钟之后,他们也行色匆匆地,消失在乘坐出租车离开的人群中。

  这里是希腊莱斯沃斯岛的最北岸。海岸对面六七英里的地方就是土耳其。这里也是走私犯将难民从土耳其送向希腊最近的登陆点之一。从我们今天到达的临晨三点一直到现在,我们至少看到17艘这样的充气艇满载难民到达。其中一艘木制的船上,载满了一百多名难民。

  载着难民的橡皮船可能会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靠岸但是受到气候、风向和洋流这些因素的影响,他们上岸的地点可能是莱斯沃斯岛长达50公里的海岸线上的任何一点。

  在2014年10月,大约有2万3千名中东难民通过土耳其的偷渡贩,用这种非法的方式,从海路到达欧洲。而仅在2015年10月,这个数字达到了22万,超过去年一年的总和。 通过这条线路到达欧洲的难民,很多人的目的地很多都是德国,自己亲人也许已经在那里。他们就这样不顾一切,飞蛾扑火地赶路、往前。

  根据上岸地点不同,难民们有的通过步行,有的坐上了前来寻找难民的环岛大巴。他们被带往过渡的难民收留营。

  上岛以后,难民都会迫不及待地办理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行政手续:登记身份。在这个系统中,叙利亚家庭可以直接获得由欧盟发放的难民证。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以合法的难民身份购买船票,继续北上。

  莱斯沃斯岛官方的难民营地有两个,其中一个专门收留叙利亚家庭。随着难民的大量涌入, 过渡安置房远远不够,营地内支起了一片简陋的帐篷,人们靠燃烧路边的木柴取暖。但是在几公里外的另一个难民营,情况则更加混乱糟糕。这里收留来自所有其他国家的难民,以单身男性居多,由于不同的宗教种族,暴力和冲突时有发生。

  而在小岛的港口,所有难民都在等待,等待乘坐轮船离开的那一天。如果碰上,积留在岛上的难民直逼两万人,接近原著人口的四分之一。

  在我们到达的当天,大约有四艘轮船满载着6000多难明离开希腊的莱斯沃斯岛,他们其中有5000将去往希腊,有1000将达到希腊的港口城市卡瓦拉。这些难民会从这两个城市登上欧洲,并且一路向北靠近和马其顿的陆地边境。所以在他们面前的这扇大门将会是真正的欧洲之门。

  一大批难民的离去,紧随着更多新的难民来填补空白 。截至2015年12月中,抵达希腊的难民总数已经超过76万人。

  根据欧盟的《都柏林规定》,难民向第一个抵达的欧洲国家提出庇护申请,他们通常并不希望在希腊留下,这里只是他们逃难的旅途中的一个跳板,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德国。

  而进入马其顿的边境,是这一路上最关键的关口之一,也是偷渡贩开辟出难民通往欧洲的主要路径。每天都有大量新的难民乘坐大巴到来。这些难民60%来自叙利亚,但是越来越多的来自伊拉克、阿富汗、索马里和巴基斯坦的难民也开始大量到来。

  这段铁路线连接了希腊和马其顿陆地上的边境,因此成为难民离开希腊继续北上前往马其顿的必经之地,我们前方的火车站已经是在马其顿境内,但是由于担心难民大量涌入,马其顿的边境每天只允许很少的来自战争地区的难民通过,因此每天都有大量难民积留在这里。寒冬已经到来,这些难民每天都要面临饥饿和寒冷的威胁,这是他们每天都需要担心的问题。

  2015年11月中旬以来,马其顿的边警对所有非战争地区的难民关闭了国界,但是这些难民也的确得到了欧盟的难民证,每天聚集在这里等待过境的难民人数越来越多,随着气温的下降,人们的愤怒在上升。

  在德国,我们找到了在一个月以后到达杜塞尔多夫的叙利亚难民哈姆德·桑一家。他们说,在这里的生活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在河岸边一所可容纳近900人的公寓大楼,埃桑一家得到了单独的房间、免费的食物,以及每个家庭一百多欧元的现金补贴。孩子们在这里玩耍,学习,他们在这里学习德语,积极融入到对他们的来说全新的欧洲文化中。根据大楼主管介绍,几个月后,一旦他们的庇护申请得到批准,德国政府将发放工作许可,他们将享有不受限制进入劳工市场的权力。埃桑的终极梦想,是通过自己的劳动所得,在德国住进属于自己的屋檐,那将他们自己的新家。

  为了逃离战争,难民们经历了苦难的旅程,一路艰辛,终于到达欧洲,在这里他们被接待国的安置,希望开始全新的安定的生活。但是欧洲国家能够持续接待难民的状况还能持续多久?而他们家园的战争又何时才能结束?这些问题,对于所有人来说,依然是未知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