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

2019-02-16 14:43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由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主办、《财经》杂志承办的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于2016年12月9日-11日在海南三亚举行。论坛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

  他说,很多人问我刘士余哪天为什么要这么讲话,如果没有授意他应该不会那么讲。但是,如果按照授意去做,谈什么系统跟责任?

  英国脱欧,特朗普在大选中获胜,以及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发达国家的变化,使得对反全球化的警惕情绪在中国学界急升。

  关于特朗普当选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傅莹说,所谓的“中或最赢”不会从天而降,未来的场景不容乐观,将是智慧和胆识的博弈,对中国有挑战也有机会,在经贸方面前景严峻。美方对中国在贸易、知识产权和汇率等种种不满正主导对华情绪和看法,有可能导致新的政策,对两国关系构成挑战。

  傅莹说,全球化不是错在方向上,而是存在缺乏管理的问题,在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都导致不平衡。理性的态度是改进和完善它,如果把西方世界主导的经济全球化视作初始阶段,是1.0版,也许应考虑打造全球化的2.0版了。

  最后,傅莹说,中国曾是世界上最闭塞和落后的国家之一,几次与世界发展的潮流失之交臂。中国能有今天的赶超,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开启的改革开放事业。中国人经历了很多曲折,也在逆境之中炼就了对信仰和目标的坚持。现在的世界更加复杂,2016年的“黑天鹅”给2017年投下了阴影,我们需要冷静观察、站稳立场,在以习总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坚持五大发展理念,积极主动应对挑战、抓住机遇,做世界中更加成功的中国。

  搞了这么多年的欧盟,搞了这么多年的欧元,在未来几年还会不会存在,这是大家要思考的问题。欧盟现在最积极的推动者,现在就剩下了个德国,一个国家能撑这么大的场子,也是非常困难。

  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着突出的矛盾和问题,产能过剩和需求结构升级的矛盾仍然突出,全要素生产率有待提高,各地经济走势继续分化,部分地区困难较大。

  他还表示,三亚正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旅游产业升级的力度,促进新兴科技产业和热带特色高效农业的发展,持续地推进生态修复、城市修补。

  世界贸易对全球GDP的贡献正在减弱,贸易保护主义的趋势正在加强,现在出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的言论。(我认为)不要拒绝全球化,而是要让全球化造福所有人。

  明年将是世界主要国家宏观政策调整的外力效果显著上升的时候,明年有可能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债务上升的一年。

  特朗普的经济民粹主义代表的是人类经济思维的一个大的,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否认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以来的经济思想的最基本的共识。

  从特朗普上台以后,亚洲资本大量流入美国,有点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1998年。如果明年美元再持续加息,美元持续升值,全球金融风险是在持续加大的。

  经济下行的风险在不断地加剧。贸易保护主义在抬头,全球金融市场面临很大的不稳定性,地缘冲突加剧,各个国家政策协调面临巨大的挑战。

  过去美国朋友经常提醒我们,小心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现在反过头,我们要担心美国国内的极端的民族主义或者是民粹主义了。

  人口老龄化和创新缺失是造成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两个主要因素。活跃的创新是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从而克服人口劳动化带来的劳动力减少。

  魏加宁认为,当前的宏观经济政策松紧两难,货币政策现在很难办,升息,经济在下行,降息,资本在外流。财政政策也有困境。所以,当前的对策唯有改革,唯有改革可以避险。

  我们的金融监管是分割的,我们要做实金融监管的综合化监管的机制,实现功能监管与机构监管的一致性,实现跨市场、跨机构、跨平台监管的一致性。

  现在消费只占GDP比重的52.8%,全球的平均水平60%左右,发达国家70%以上。消费是未来提升GDP质量,或者激发经济增长活力的非常重要的方面。

  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我们国家要履行的职责比国外的政府要大,我们地方政府在财政上就应该有比较大的一点资源和权力。

  不能完全把中美关系发展的命运或者中国发展的命运,寄托在特朗普可能不会实行什么样的政策上,中国总要有所准备。虽然期望“好”,但要对“不好”有所准备。

  在中国崛起、美国衰退的时候,并不会以一场实战进行交接。因为中美关系不是像外面所说的,是对立的,甚至是处于战争的状态,而是一个互补、合作的关系。

  中美经贸关系会有变化吗?当然会有机会,我不知道美国新政府的贸易政策,当然里面有非常强的保护主义的色彩,这可以从他竞选时演讲的内容看出。

  他也会和中国的主席非常合得来,但是他一定会做一些新的事情,这是他的目标,这也是他接受这个挑战所承诺的事情。 我觉得他一定会有一些新的顾问出来。特朗普才刚刚认清到和中国的关系是这么重要。

  从选举中的言论到选后的言论,到现在官员的挑选,他并不极端。他说的很多东西都是美国社会中很多人说过,也一直在说的。

  这几年国企走出去的步伐比较快,有几个背景:第一,国资委给定的央企的五大战略中,其中一个就是国际化战略。第二,这几年企业越做越大,需要学习新技术,需要拓展市场。

  目前欧洲很多人非常担心,中国公司可能会收购一些高科技的公司,他们并不会保有这家公司的外壳,只是把这些公司的高科技都拿回中国。

  欧洲仍然是中国具有不可替代作用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欧洲对中国很重要,尤其是在当前的形势下,中国对欧洲也很重要,,中欧之间没有地缘上的冲突。

  中国目前的经济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的人工变得越来越贵了,中国的经济变得越来越全球化,他希望中国的一些公司能够来到吉尔吉斯,把他们的创新和他们理念带来。

  除了宣传“一带一路”以外,别的基金,产业基金、战略型基金,最好不要宣布我是什么什么战略。如果是战略型的基金或者什么投资体,到海外收购的时候,他认为你不是为了盈利来的。

  汽车转型升级过程中,智能工程行业至关重要。当前新能源技术还需要一些实践,中国汽车产业实现电动化,也不会一蹴而就,所谓欲速则不达。现在中国的环境压力已经非常严峻,对汽车环保提出一些硬性的要求。

  汽车自身的升级就是电动化、轻量化,而影响更加深刻的则是汽车+互联网+交通,电动汽车与互联网是天然的最优搭配,是继智能手机之后,功能更为强大的移动智能终端。

  汽车行业思想比较保守,近几年做无人车已经有很大的跨越,但将来真的汽车变成手机一样,思想还要再解放,一定要把虚拟的网络空间做成实的,以后卖给人家一部车,先卖给人家软件。

  要建立一个智能网联汽车的生态体系,汽车+可以推动两个工程:汽车+工程和智能网联汽车试点示范工程,我相信汽车行业对智能制造能够起到引领作用。

  今年开始奔驰集团决定做电动车,到2020年希望电动车的销量占55%,这意味着在德国以奔驰、宝马、大众为代表的企业,轰轰烈烈的转型,将迎来一个大的。

  不管监管者、经营者还是投资者,思维方式很多还没有调整过来。因为思维方式、技术手段很多是你学人家的东西,怎么样运用这些成果?是不是按照中国的国情特色、国际市场的变化?

  只要具体的监管部门把各自的职责做到位,再加上联合的沟通机制就可以了。其实,最主要的不是监管形式,而是对问题的治理是不是真正到位了。

  公务员的退休制度、企业职工的退休制度,还有城乡居民跟农民的退休制度,这个退休以后的待遇无论是养老还是医疗相差几十倍,引发了一个社会公平性的问题。

  李怀珍在论坛上表示,怎么用金融的思想做产业?一定要在有钱的时候找钱,在做项目好的时候找朋友,让大家一起分享。他表示,有钱的时候找钱,找的不是钱而是资本是可持续性的资源。

  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李永健表示,现在的民间资本在地下的暗流涌动,造成的各种非法集资,使得政府疲于应付以及影响到社会的稳定。

  无论金融也好还有实体经济也好,实际上都是手段,他最后都指向了我们叫做为我们人民更美好的生活,是为了美好的生活服务的。

  股指期货是股票现货市场的“出气筒”,但不是“受气包”,我们股票市场上的风险需要有“出气筒”,需要有泄洪通道了分散风险。

  说什么黑天鹅将变成天鹅湖,是六只妖精在上面跳,下面还有小妖精,这些问题如果不解决,我对明年不太乐观。

  我们的,去年保暴涨暴跌,其实原因很简单,很多人还写出了很厚的报告判断暴跌的原因是什么,其实暴跌的原因就是因为去年的暴涨,不合理地加杠杆。

  人才或者职业经理人是具有比较高的人力资本,在人力资本的特点下它一定也会有趋利性,这个趋利性可能表现为物质层面的,也可能表现为精神层面的。

  华泰保险的外资股东曾经第一大股东,现在是第二大股东,华泰保险对外资的政策就是我们以中资为主外资为辅,充分向他们学习利用人家优势,但是不能把命脉交到外资手里面。

  好的人才有非常好的跨界能力,很好的学习能力,他可以迁移自己的技能,昨天他是一个售卖保险的,明天可以到当当网非常好的把无线端的广告卖给哪些客户,这样的人才永远很稀缺。

  随着互联网科技发展,未来的金融监管方式可能是将负面行为定义嵌入到智能搜索,用机器人完成监管。如果监管对象存在负面行为需要被,“可以植入监管木马直接让你瘫痪”。

  目前我们的金融监管是自上而下,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然后往下从北京到各个省市叫局。但现在的金融风险是分布式的,世界上任何一端有互联网的地方都可以发起,也就是说,风险的发生地发生很大变化,这种业态对监管接受很大挑战。

  金融玩到最后一定是货币,新的情况下,货币的形势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我们知道数字货币既是纸币的电子化数字化,又不是简单的电子化和数字化,这中间会伴随深刻的变革,最终它一定会在这里发挥很大的作用。

  要持续提高消费在中国经济中的比重,这就要求金融资源向高增长的地产业倾斜。目前,我国金融体制让金融资源倾斜给大企业和地方政府平台。怎么样让金融资源向高成长行业倾斜?金融科技可以起到重要的作用。

  颜阳举例说,资本市场做股票交易,实际上是二维的表,它表达的是的叠加的数据形式,按照一般的人很难看得懂,如用全景化的展示,看得更直观也能够看到新的趋势。

  不能觉得特朗普可能放松南海目前的关注,不是这样的。另外我们看到菲律宾在对华关系上面有明显的改善,总统换人政策发生了差不多180度的大转弯,这给我们改善中菲关系南海各方的合作特别是“一带一路”带来了新的机遇。

  为什么要在“一带一路”上面或者南海局势专门讲这个旅游,因为这个非常有效而且可以直接产生很多的经济效益,对于中国来说很好的优势。

  “一带一路”倡议致力于打造互利共盈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发展繁荣的命运共同体,大家知道一路指的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而海南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战略支点。

  美国从建国开始其实有两个公式,一个是学的公式,另一个是经济学公式。特朗普在就任美国总统后,学的公式不会发生改变。至于经济学公式,美国的石油和金融可能会进行对外收缩。

  比如,我的生活很好,我过的很好,别人对我的影响应该不是很重要。现在北京的雾霾很厉害,根据联合国的资料,世界上有92%的人口生活在空气品质不好的地方,雾霾不是中国唯一的现象。

  《巴黎协定》是中美两国在全球性合作的一个典范,特朗普当选以后,世界上很多人都担忧中美两国能不能在环境保护上进行进一步的建设性合作。

  经济在环境保护的基础上进行发展,要进一步降低经济发展对于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他希望能够帮助政府,让政府践行自己的承诺和原则,需要帮助企业逐渐脱离短视。

  全世界资源的利用量(全资源是指化石能、建材、工业矿产和生物质)世界增加了3倍,亚太地区增加了7倍,中国增加了13倍,可以说是一种自然高投入的发展模式。

  中国在气候变化方面做了更多的事情,这是中国展现全球领导力的好机会,世界的目光正在注视。中国和加州的气候变化条约是在几年以前开始的,有许多的东西,正在美中之间做。

  作为海南省确定的南部区域医疗中心,三亚市医疗不仅要为全市市民跟全省群众提供医疗健康服务,还要为光大的国际国内游客高端人群提供医疗健康服务,同时三亚市还是国家休闲外交基地,是南海军事要地和南海前沿城市。

  未来治疗不是针对整体人群,而是个体化治疗,从医学本身来讲,将来也会随着现在的移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认知计算等一系列的技术应用,使得我们对于疾病发生发展的规律更加准确全面。

  我们要在政策领导下把中国的国际医疗旅游规划好、设计好、推行好,同时也要防止我们历史上犯过的错误付出代价一拥而上鱼目混珠。

  这个竞争来自于医保的支付,他干得好从那里拿钱多,干得好就是提供性价比高的服务,此时竞争起来,我们公立医院走向法人化,公立医院如果总是卫生行政部门的下属机构怎么行。

  发声应该是所有人的一种权利,在中国有一部分人是很缺少发声的渠道和发声的能力的,比如边远的人群,在这些弱势中还有一部分人更弱势的,就是女性,我们很难听到她们的声音。

  在吉尔吉斯斯坦,女人能撑起半边天。一些年轻女性,开始进入了能源、矿业,不再仅仅是端茶倒水,而是真正的工程师,包括一些高新的管理层,这些是非常重要的。

  杨 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管理学教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院长、美国纽约福坦莫大学商学院终身教授

  王 红,华南师范大学基础教育培训与研究院院长、教育部“国培计划”海外培训项目执行办公室副主任

  刘庭芳,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国际医疗旅游分会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院长高级顾问

  史蒂芬·塞斯塔诺维奇(Stephen Sestanovich),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原美国驻前苏联巡回大使兼国务卿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