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道德故事 传承社会美德——以央视《道德观

2018-12-19 09:59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道德观察》是央视社会与法频道一档道德类全日播栏目,节目呈现社会热点话题,引导树立正确的价值取向,采取多角度平民化的叙事方式,调度多样化电视传播符号,重视议程设置效果,讲好道德故事,弘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为全国道德建设类节目的创办和发展提供了有益借鉴。

  基金项目:福建省社科规划项目“美丽乡村建设视域下闽台乡村文化传播策略和发展路径比较研究”(FJ2016B199)

  道德类建设节目如何讲好道德故事,传承社会美德?如何参与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建构?如何传播正能量,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是电视媒体必须肩负的社会责任,也是电视媒体必须思考的问题。《道德观察》是央视社会与法频道一档道德类全日播栏目,是中央电视台第一个系统、全面、深入报道中国道德生态的电视栏目。《道德观察》自开播以来累计播出超过4000期,实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道德观察》的成功经验为道德类节目的制作提供了借鉴。

  笔者选取2015年的一月到十月的共254期节目进行统计(部分节目分为上下两部, 按一期计算),常规节目有210期,特别系列节目44期。以节目内容的倾向性来分:主题为孝老爱亲、诚实守信、敬业奉献、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社会帮扶的正面事件有117期,占比46.1%;主题为交通事故、未成年问题、敲诈勒索、抛弃、儿童、吸毒贩毒的越轨事件125期,占比49.2%;节目中以正面事件和越轨事件形成反差报道形式的亦正亦轨12期,占比4.7%。

  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道德观察》节目价值取向以弘扬传统美德,批评社会丑恶为主:一方面对可歌可泣的高尚行为进行讴歌,在感动中激发每个人心中向善的力量;2015年7月节目围绕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等六大部门联合举办的第五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活动进行候选人事迹展播的道德观察,以《道德模范在身边》为系列制作了为期五天的道德观察节目,归为五大篇章——见义勇为篇、助人为乐篇、敬业奉献篇、诚实守信篇、孝老爱亲篇,讲述了田云超等人的先进事例,为这个时代大众树立道德榜样,唤醒学做好人好事的热情。通过节目的传播内容,让大众感受到这个时代的大爱情怀,从而激发向上向善的精神力量。同时,《道德观察》节目在春节、五一劳动节、国庆节等节日里推出专题节目,中国传统节日承载着中华代代相传的传统美德,展示着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另一方面对种种不道德的行为进行揭露和鞭挞,让每个人得到心灵的净化。在2015年9月16日《溺婴悲剧》这期节目中介绍了江苏兴化发生了一起溺婴案,警方侦查到溺死婴儿的竟然是婴儿的亲生母亲。俗话说:虎毒不食子,但现实却上演了如此血腥的一幕。2015年1月8日系列节目《道德事件大盘点 明星涉毒》盘点了2014年9位因吸食毒品而被警方逮捕的明星,指责了明星作为社会公众人物,本应该传播正能量的他们,却因为沾染毒品,不仅仅毁了自己的形象,更是带来了负面影响。

  很多道德建设类节目习惯地把引导主流价值观理解为对好人好事的宣传,正面典型确实可以让受众接受正面影响,如著名新闻传播学者刘建明先生所说:“褒扬性具有社会教化功能,是培育新一代高尚公民的意识温室,对正向的耳濡目染能造就品德优良、意向一致的社会公民。正向的感染力, 能让公众就像置身于温室一般而获得精神上的滋养。” [1]但一味宣扬正面,而不顾及反面,观众会对节目产生排斥感,同样不能起到最大化的社会道德宣传效果。电视道德建设类应确保正面与越轨道德事件双管齐下,即对正面道德事件进行赞扬,同时对越轨道德事件进行揭露和批判。在节目中适当引入公益的概念,借助社会和企业的力量帮助大众解决问题,真正为大众办实事,起到节目传播效果。

  叙事学家托多罗夫在《文学作品分析》指出:“在文学中,我们从来不曾和原始的未经处理的时间打交道,我们接触的总是通过某种方式介绍的事件。对同一事件的两种不同的视角便产生两个不同的事实,事实的各个方面都是由使之呈现于我们面前的视角所决定的。” [2]

  《道德观察》一般以主持人、记者、故事当事人或见证人、多个题材结合等多方位解读,进行生活题材道德化的叙事重组。《道德观察》所呈现在受众眼前的叙事文本也同样如此,经过多方解读的平民视角,通俗“道德”的内涵。2015年《道德观察》春节系列节目《天大的小事》插入了剪纸艺术,增加了春节喜庆的元素,改变了常规节目的主持现场,增设了一位嘉宾人物——央视主持人元元,跟主持人路一鸣坐在现场桌前,像两个回到日常生活状态下的朋友一样侃侃而谈,聊明星吸毒、网购经验,甚至给对方拍照,互相调侃,而这些互动都指向主体,看似隐秘的文本却深入到说“道德”的任务之中。并且在每期话题里设置了三个不同的故事,以小见大,基本是有正有反,形成强烈的反差来突出话题的深入性。

  不仅要讲好一个故事,而且要吸引到观众的眼球,以一般叙事文本的叙事结构来做节目会显得平淡无奇,导致观众注意力的转移。“每一个重要的事件都展示了许多谜一样的可能性:观众经常处于悬念和期待之中,想知道接下来的情况如何?”[3]设置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使节目的内容悬疑化是电视道德类节目取胜的一大利器。这里可以借托多罗夫在其叙事理论研究中提到的“平衡公式”来分析《道德观察》的大部分节目是如何设置悬念,并显得一波三折,引人入胜。所谓的“平衡公式”指叙事以某种形式平衡的状态开始,接着平衡被打破,最后重新恢复到平衡的状态。在2015年5月11日到13日的节目《9年回家路》分三期对该故事进行全面的报道,故事的发展以这样的叙事方式进行:平衡——程竹夫妻在西安做小生意,还有一个刚上幼儿园的女儿,美满平静的家庭;打破平衡——幼儿园放学,妻子晚到20分钟,女儿程颖神秘失踪;重新建立平衡——九年寻亲路,网上发帖,线索出现,佯装路人,暗中确认;平衡——解救程颖成功,一家三口团聚,犯罪分子落网;平衡再打破:嫌疑人户口本凭空出现一个六岁女儿,女孩王会背后仍有隐情;再建立平衡:犯罪嫌疑人伏法,女孩王会也找到亲生父亲。故事开头的悬念、故事的一波三折和主持人一步步的引导让故事以一种平衡——不平衡——平衡的状态进行,破坏对等力量之间的平衡效果,吸引观众追踪观看该节目。

  非语言符号是指不以人工创制的自然语言为语言符号,而是以其他视觉、听觉等符号为信息载体的符号系统。虽然语言是人类最重要的符号系统,但是非语言符号在电视播放节目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作为一档电视节目,内容和形式要统一形成一个视听中心,才能吸引受众的注意力,提高传播的功效。通常来说,大部分道德观察类节目以谈话类形式为主,显得比较单调,且呈现模式化的框架。《道德观察》充分调度受众视听感官,打造自己专属节目品牌。

  在视觉符号的运用上,道德建设类节目结合了画面符号、特技符号和主持人非语言符号等元素。画面符号是组成节目最基本的单元,《道德观察》一般以身边的真实故事为叙述内容,在画面符号的使用上力求真实性,《道德观察》的演播厅场景出现比较少,时间也比较短,只在节目中间和结尾处出现,基本以所讲故事本身场景拍摄为主。节目整体色调以蓝色为主,比较沉稳大气。《道德观察》注重利用镜头语言传递信息,其大部分的镜头语言设计在保持传统意义上的镜像镜头策略外,也会根据情况打破这种呈现,出现推近镜头、模拟镜头、虚焦镜头等,以全方位的镜头感,调动受众的视觉,从而留下深刻印象。例如2015年6月11日和2015年6月12日的《“活人道具”的结局》两期节目中讲诉了一对父女十天内两次骗婚的犯罪行为。节目中除了出现大量的采访时所使用的固定镜头,充实画面感的空镜头,保护受害者的虚焦镜头,还有具体展现犯罪分子网络信息的推进镜头和特写镜头,更为突出的是模拟镜头的使用。模拟镜头通常以不相关第三者演出新闻当事人的方式进行,透过事后重建的现场和人物行动,为观众直观展现新闻事件过程,营造现场感。[4]在节目中模拟镜头出现25次,时长3分47秒,再现了犯罪分子彭广燕父女如何跟受害人小范、冯先生接触、行骗的整个场景,让受众大体上了解到犯罪分子如何骗婚的过程。 作为一档纪实性的道德节目,《道德观察》经常使用模拟镜头来追求事件的现场感和真实性,是节目制作视觉化的典型表现。

  特效符号设计在道德观察类节目中体现在片头制作上,也体现在各个镜头衔接中。《道德观察》片头制作以灵动的水珠带出一系列有关社会美德的词,节目名称“道德观察”四个以大气稳重的金三维立体字形显现,栏目的厚重和思考的力度也随之呈现出来。《道德观察》推出系列特别节目,打破常规节目模式,增加特殊元素在节目中。例如2015年第一期节目《信仰与力量》片头增加了节目中法制故事人物整合所剪辑的短片。片头制作已经形成《道德观察》本身的品牌形象。在镜头的转换之间,《道德观察》基本使用的是直接跳转和用镜头自然过渡的无技巧性转场,直接跳转就一个片段结束处画面直接切换另一个片段的画面,镜头自然过渡用特写镜头如镜头聚焦在灯光上虚化转场,或适合的转场因素实现前后画面的衔接。这两种转场就是强调稳定、连续。

  在听觉符号的运用上,《道德观察》综合运用了同期声、背景音乐以及解说词三大元素,配合视觉符号来表现节目整个制作效果。同期声的多样化使用,不仅使节目打动人心,起到教化作用,而且提升了节目艺术化表达的水平。同时,作为节目的背景音乐,在事故出现疑点和重要的转机处时,通过快节奏的音乐声,给人以紧张感或激动感,也伴随对案情发生的期待感,使节目节奏紧凑。除了快节奏音乐,节目中对伤者在倾诉时、拍摄死者家属情况,背景音乐则是悲伤低沉的,听觉上的感受会使受众深切了解到车祸的残酷和进行道德上的思考。占节目听觉大部分的解说词也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对故事叙事用不抒情的浑厚低沉的声音,像个沉稳的说书人在“讲故事”,又不干扰受众对故事本身的理解。解说词符号化的处理方式,长期使用让受众对《道德观察》印象深刻,成了节目包装的一大特色。

  大众传媒具有“议程设置”的功能,传媒的新闻报道和信息传达活动以赋予各种议题不同程度的显著性的方式,影响着人们对周围世界的大事及其重要性的判断。[5]对社会主流意识的议程设置,以视听的方式来强化人们对道德的认同感是道德建设类节目的主要目的。但社会主流意识毕竟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如何用屏幕视听的方式来正确地表达有一定的局限性。在这一点上,《道德观察》就很好地实现了其传播目的,将生活和节目之间形成一种对话关系。

  《道德观察》对主流意识的议程设置体现在播出时间上。《道德观察》由周播改为日播,形成了一条以天为单位的播出链,所具有的优势较之前的周播来说周期性短,时效性强,信息量大,增大了受众的接触频率。《道德观察》每日首播21:59,成了央视社会与法频道晚间十点黄金档的前端。电视频道播出节目的顺序至关重要,其信息流的“入口处”决定着观众能否被吸引以及被吸引的程度。[6]次日8:35和 11:19重播,在频度上又加强了受众对这档节目的感知度,对其灌输主流的核心价值观是非常有利的,进一步提高其善恶的识别能力。

  《道德观察》对主流意识的议程设置体现在主持话语上。在哈贝马斯那里,话语是实现道德共识的沟通中介。[7]节目与受众的理性互动就体现在语言之中,所以作为交往的主体应是以对话的形式存在。《道德观察》作为一档以“讲故事”为主要形式而放弃访谈式的道德类节目,遵循着“新闻有态度,评论有尺度”的节目理念,节目中的主持人路一鸣的评述只是在开头、中间、结尾出现,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在节目结尾处,路一鸣看似随性的、客观的评述,却加深了受众对整个事件的印象和反思。

  《道德观察》不断加强创新,积极探索专业性频道传播主流价值观,传承社会美德的路径,为全国道德类电视节目的发展提供了一定借鉴。道德类节目如何加强联动,调动社会力量参与办节目?如何发挥平台优势,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等有待进一步思考。

  [2][法]茨维坦?托多罗夫.文学作品分析 [C] .叙事美学. 王泰来等, 编译. 重庆:重庆出版社, 1987:27.

  [3][美]罗伯特?C.艾伦.重组话语频道[M].麦永雄等,编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55.

  [4]吴玉玲.《理念与实践——电视法制新闻生产的考察》[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5(5):163.

  [7]于馥颖.哈贝马斯话语伦理学视界下的道德共识[J]中国矿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11(1):39.

  作者简介:陈献朝,女,福建莆田人,福建师范大学传播学院硕士研究生。帅志强,男,江西宜春人,莆田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