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印军事技术合作有多深入

2019-02-11 10:16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11月20日,俄罗斯军事技术合作局发布消息称,俄罗斯与印度已签署联合建造4艘11356型护卫舰的协议。根据这份协议,4艘11356型护卫舰中的两艘在俄罗斯加里宁格勒琥珀造船厂建造,另外两艘在印度果阿船厂建造。

  军事合作是俄印关系最有力的支柱,其中的军贸与军事技术合作又发挥着压舱石的作用。自2007年起,印度成为俄罗斯最大的订货方,此后一直占据俄罗斯武器出口总额的30%左右。俄印各自的战略利益需求,以及全球地缘与安全形势的变化,都直接影响着俄印军事合作的动机与意愿。

  俄印联合建造4艘11356型护卫舰的协议,是今年10月4日至5日举行的俄印第十九次年度峰会成果的一部分。此次峰会,俄印两国最终签署了总价近90亿美元的军售合同,其中包括列装5个团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4艘11356型护卫舰以及200 架直升机。

  此次峰会的最大看点,是印俄不顾美国警告签署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的采购协议。根据协议,印度将从俄罗斯购买价值54.3亿美元的防空导弹系统,合同将采用卢布进行结算,在2020年年底前由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和阿尔马兹·安泰公司负责完成交付。

  在俄总统普京访问印度前,美国称俄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是美国制裁的“重点领域”,不排除将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对印度进行制裁。因为,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美国政府可对任何与伊朗、朝鲜或俄罗斯有“重大交易”的国家实施制裁。而印度最终不顾美国反对,坚持与俄罗斯签署导弹采购协议,不仅展现了其外交政策的独立性,也体现了印俄军事合作关系的韧性。

  不仅如此,印度近日还正式确定从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为印度陆军采购价值15亿美元的超短程防空系统,这份采购合同将采用卢比结算,不会受美国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影响。按照计划,印度将采购5175枚导弹及相关装备。这种便携式防空导弹全重低于25公斤,具备“发射后不管”和全天候作战能力,有效射程6000米。根据“未来通用战斗车辆”(FRCV)计划,印度还将购买1770辆主战坦克,取代老旧的T-72。俄以“阿玛塔”坦克为基础研发的最新型T-14坦克很有希望中标,采购金额可能会超过45亿美元。

  实际上,自2000年俄印签署《战略伙伴关系宣言》以来,俄印两政高层始终高度重视军事合作,对此持续深化和不断拓展,取得了引人注目的进展。

  一是军事技术合作制度化和机制化。俄印两国不仅建立了最高层级的定期互访机制,还于2000年特别建立了政府间的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由国防部长领导,负责协调军事技术合作的相关事宜。该委员会由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和船舶、飞机和车辆生产事务委员会组成,其主要职责是监管俄印之间两个为期 10年(2001~2010年和2011~2020年)的军事技术合作政府协定的实施情况。俄印每年举办一届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会议,最近一次为2017年由俄方在莫斯科主办的第 十七届会议,确定了2018年军事技术合作项目清单。

  俄印两国采用长期规划与短期协议相结合的形式发展军事技术合作。2009年12月,俄印签署了《2011年至2020年俄印军事技术合作大纲》,作为双方在该领域合作的指导性文件。两国高层通过定期会晤签署军事技术合作协议,规定了双方阶段性合作的具体任务。

  二是军贸规模和水平不断提升。贸易是俄印两事合作的基石,即使在今天,印度仍有超过65%的国防装备来自苏联和俄罗斯。俄印两国在贸易上的合作种类涉及陆海空多种装备,如T-90S 坦克、BMP-2步兵战车、“戈尔什科夫”号航空母舰、“塔尔瓦”级护卫舰、“阿库拉”级核潜艇、卡-31预警直升机、米-8MT/米-17运输直升机等。俄罗斯前国防部长伊万诺夫曾坦言,“俄罗斯向印度提供的最新式装备和先进军事技术中,许多甚至在国际上都是独一无二的。俄罗斯是世界上唯一与印度在敏感军事技术领域合作时肯将自己的秘密相售的国家。”据统计,2000年至2016年印度从俄罗斯进口武器装备的总额超过300亿美元 。

  三是由传统买卖方式转向联合研发生产。为了牢牢抓住印度这个巨大的市场,俄罗斯一方面继续向印度交付苏-30MKI战斗机、米-17V-5、卡-226T直升机、BM-30“龙卷风”火箭炮等武器装备,对印军装备的米格-29战斗机、卡-28反潜直升机等老旧装备进行维修和升级,另一方面也逐渐采取了与印度联合研发生产的合作方式。

  2008年12月,在以军事技术合作为主题的俄印年度峰会上,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指出,“军事技术部门的首要目标是从传统的买卖方式转变为联合研发生产的方式。”2016年10月,俄直升机生产企业和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联合生产200架卡-226T直升机。“维克拉玛蒂亚”号航母的现代化、T-90坦克的技术转让、“布拉莫斯”巡航导弹和11356型护卫舰的生产,以及第五代战机的共同研发等项目,均体现了印俄军事合作方式的转变和深化。

  此外,俄印还加强了外空领域的合作,并达成一系列合作项目。主要包括俄罗斯允许印度参加格洛纳斯全球卫星定位系统的部署和研发工作、联合建造新一代“格洛纳斯-K”导航卫星、印度使用其国产地球同步卫星运载火箭为俄发射两颗“格洛纳斯-M”型卫星,俄还将为印度在载人航天项目方面提供技术支持。

  俄印在军事技术合作领域的分歧主要集中于资金、技术转让、交货期限和后期维护等方面。印度与俄罗斯开展军事技术合作的目的不只在于获取武器装备,还希望借此掌握俄先进的军工技术。但是,俄在一些关键技术方面有所保留,对印出售的武器装备普遍价格不菲,在联合生产项目中也需要印度承担巨额费用,这自然引起了印度的不满。而俄罗斯在合同履行中屡屡延期、不断提价,在产品质量、售后服务上还存在缺陷等,更成为两事合作进一步深化的掣肘。

  近年来,印度为摆脱对俄罗斯的过度依赖,采取了国防自主化和军购多元化政策。2014年9月25日,莫迪政府正式出台“印度制造”计划。2015年2月,莫迪又明确提出国防工业发展是“印度制造”的核心内容之一,要求5年内实现武器采购国产率70%的目标。

  印度还采取了多元化的军购政策,加强了与美国、法国、以色列、韩国和日本的军事合作关系,这对俄印军事技术合作造成了一定的冲击。2015年6月,美印签署《防务合作框架协议》,将两国防务合作中的“买卖关系”发展为“联合研制关系”。法国通过向印度出售36架“阵风”战斗机,成功在印度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2018 年1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印,直接促成了印度恢复价值5亿美元的“长钉”反坦克导弹的订货合同。韩国、日本的军工企业也积极参与印度潜艇、军用飞机的联合生产。虽然近年来俄在印市场上仍大体维持60%~70%的份额,但印在俄出口武器中的比重呈逐年下滑趋势,2012年为46.27% ,到2016年降为24.72%。这无疑也制约了俄印两事合作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美国为推行其“印太战略”,需要将印度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有意将俄罗斯排挤出印度市场。美国于2017年通过、2018年年初开始实行的《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重点指向与俄罗斯国防或情报机构存在联系的第三方,规定对与受美国制裁对象存在“重大合作”的个人或实体进行“次级制裁”。

  尽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强调《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并非旨在惩罚印度。但实际上,列入美国制裁清单的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卡拉什尼科夫公司以及苏霍伊、图波列夫等军工企业是印度国防订货的主要供应商,而印度进口武器必须要通过国家银行拨款以作为国家财政担保。因此,印度如果继续从俄罗斯军工企业购买武器,其银行系统有可能遭受美国的制裁。未来美国是否会向印提供制裁豁免权以及采取新的遏制政策还有待观察,但美国的影响始终是俄印发展军事技术合作无法绕开的重要因素。

  总的来说,尽管美国是否会就俄印签署军售协议对印实施制裁措施仍不确定,但印度基于自身体量与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仍会从国家长远战略的角度出发坚持与俄进行军事合作。不过,在地缘环境急剧变化的背景下,俄印战略伙伴关系是否牢固到足以抵挡国际风云变幻,这对双方都是一个考验。(作者单位:国防大学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