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国家税务局 深圳市地方税务局关于优化税

2019-01-03 10:20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1.实施“一揽子”减税降负政策。降低城镇土地使用税税额标准,由3-30元/平方米降到3-15元/平方米,并且工业用地税额标准在上述新标准的基础上又大幅下调50%;降低车辆车船税税额标准到法定税率最低水平;降低符合核定征收条件企业的购销合同印花税核定征收标准;简并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纳税期限,将我市房产税(从价计征)、城镇土地使用税的纳税期限统一调整为一年申报一次;亏损企业、市区两级政府重点扶持的企业等可以申请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困难减免。

  2.加强税收政策解读。通过多种渠道对政策变动进行及时、完整、清晰的解读,方便纳税人遵从。对现有税收制度有针对性地进行分类,以简明易懂的方式编写税收制度分类指引,并探索多渠道、多形式的公开方式。落实和健全热点问题快速响应机制,做好热点问题收集、研判、转办和反馈工作。

  3.发布税收服务清单。编制并发布办税事项“最多跑一次”清单和“全程网上办”清单。针对“最多跑一次”办税事项的报送资料、办理条件、办理时限、办理方式及流程等编制办税指南,便于纳税人快捷查找,规范办理涉税业务。

  5.推行“以报代备”。简化企业所得税优惠备案,对除软件和集成电路企业优惠事项外的36项企业所得税优惠事项全面放开申报,取消备案环节,备案资料改由纳税人留存备查。

  6.实行简易注销“一次性办结”。利用风险管理手段推行注销业务差异化处理,对通过各项检查指标、符合简易注销条件的纳税人实行一次性办结注销。

  7.上线“金融超市”。在电子税务局开发上线“金融超市”服务平台,实现税务机关和银行的数据直接沟通,项目集中展示,信息及时推送,丰富信息交换内容,扩大“银税互动”受惠面,持续提升守信企业的荣誉感和获得感。

  8.推出自然人线上纳税信用融资产品。开发“税信通”平台,自然人可通过平台授权银行查询本人涉税信息,获取无抵押、无担保信用。

  9.推出“一体化电子税务局”。实现域名共享、身份互认、业务互通、标准统一、一网通办,纳税人一次登录,即可办理两家业务。

  10.推行实名办税。全面启动实名办税,充分利用实名身份信息,简并与身份相关的附报资料,优化办税流程。实现国税局、地税局实名信息共享,“一方认证,双方使用”。

  11.对接财务软件实现“一键申报”。开发对接财务软件的会计报表报送及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等税种申报平台,实现纳税人“一键报账、一键报税”功能,降低企业办税成本,推动并普及“财税一体化”的管理服务模式。

  12.推广电子普通。大力推行电子,基于区块链技术,探索电子应用,为增值税起征点以下小规模纳税人提供增值税电子普通服务,实现在线.推出网上开具完税证明(文书式)服务。通过电子税务局实现《税收完税证明》(文书式)开具功能,对接互联网多渠道缴税方式。

  14.推出跨境电子支票缴税。为纳税人提供更加便捷多样的跨境缴款方式,拓展深港两地企业之间、金融机构之间、职能部门之间在资金清算、信息流通、风险管理方面的互动空间。

  15.推行智能化办税服务。运用人工智能技术,结合纳税信用等级评定、纳税人风险识别、第三方数据等信息,实现机器学习,智能核定纳税人的用量、普通限额以及核定票种,方便纳税人申领。通过数据集成,为纳税人提供基础数据准备和自动预录入,方便纳税人计算、填写申报表,减少纳税人填报负担。将人工智能咨询引入12366热线服务,提高咨询服务效率和准确率。

  16.提醒纳税人自主应对涉税风险。运用税收大数据,实现对纳税人信用和风险状况的动态监控评价,向纳税人主动推送低风险信息,提示纳税人自查自纠。为纳税人提供申报疑点数据的校验、反馈和提醒服务,减少纳税人申报错误风险。开展大企业税务风险内控测试,定期归集整理税收风险,适时推送提醒到户。

  17.完善涉税专业服务平台。实现涉税专业服务机构和人员信息精准采集、智能识别、实时推送、信用综合评价,对完成实名信息采集的专业服务机构和人员提供批量便捷办税服务。

  18.实行联合执法。开展国税局、地税局联合选案;共同制定检查方案并实施检查,共同进户,减少对企业重复检查;协同审理和执行;共享税收黑名单企业信息,加强与多部门联合惩戒。

  19.主动服务“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充分发挥税收职能作用,着力提升对“走出去”纳税人服务水平。通过搭建服务平台、整合服务方式、优化服务内容,为企业提供及时、准确的税务资讯,帮助企业利用税收协定维护自身权益,并协助企业建立跨境税务风险内控机制,防范税收风险。

  20.优化大企业服务。建立重点企业定点联系制度,强化日常沟通,主动为纳税人解决涉税疑难,降低涉税风险;通过举办大企业沙龙、“大企业问税平台”优化专项交流,积极主动回应大企业关切。加强集团重组服务,依申请为大企业协调重组中的疑难事项,提高政策确定性。建立大企业税收服务与管理工作协调机制,协调跨区域涉税争议,提高政策执行一致性。